• Apr 11, 2010

    so happies - [蛀書蟲]

     

    小克

    不知點解, 對住小克就很禁不住地和他說:"小克, 我都好中意貓噶!"

    隨后自答:"可惜我家人不比我養, 距地話貓抓沙發, 甘米要同距剪指甲咯?"

    小克答:"甘都要剪噶..."

    我:"呃...哦."

    我:"甘安安佳佳呢, 點解距地甘中意睇星座書噶?"

    小克愕然:"下? 我都唔知喔! 哦, 距想到噶." 距一邊講一遍指住阿德.

     

    阿德

    亦不知點解, 我緊張, 對住阿德不知講乜.

    我:"阿德, 當年買你地本書好辛苦啊, 跑到香港先買到, 廣州無得賣."

    德:"系啊? 多謝支持啊, 多謝曬."

    我:"死啦無位簽, 我幫你挑頁簽啊."

    德:"哦好啊, 啊! 簽哩度啦, 我記得哩只系我畫!"

    我:"呃...哦."

     

    ps: 小克寫錯左我個"哉", 取而代之是"栽", 驚喜了一陣, 不勝感激.

          阿德其實我覺得你個樣好似尖叔!

          我很緊張啊, 問的問題都很白癡啊!

     

  •  

    黑房里, 聚光燈一直照射著投入讀詩的陳寧, 和在旁音樂伴奏的阿P. 那個場景其實很美, 氛圍很好. 整個過程似是電影幻想, 濃烈的電影感籠罩整個表演. 阿P果然系一个緬甸青年, 有点可愛, 有點羞. 他體內那股強烈的音樂能量, 并不是他簡練的言語所掩蓋到的.

    我喜歡陳寧的《李康生》, 基于蔡明亮, 我們都認定了李康生, 電影人的悲哀和嘆息, 他的明天, 會更美嗎?

    《異鄉梁朝偉》, 雖然, 我還沒有這個能與他碰面的幸運, 但他還是有給我在異地能碰見他的幻想. 晚餐後的途上, 我問S:" 在香港與他的那次幸遇, 于陳寧口中, 感覺是否真的很'異鄉梁朝偉' ?" 他沉默了一下, 居然說自己沒有聽清楚和很留意陳寧所述. 我滴了滴汗, 心想換轉是我, 當時一定會很不知所措, 我是指遇到他的人, 而非貼在轉角街口poster上他的臉. 然而又聽到陳寧的感概時, 我也會雀躍萬分的. 當然, 若是真的碰見, 我也沒有時間和很文藝地去慢慢留意他. 所以, S見到的, 應該是他幻想中的光影世界里的奇想罷了.

    很多現場觀眾都對《影迷》這一篇很深印象, 原因是阿P的伴奏很match. 然而阿P的回答卻讓我們很驚訝, 他說他是亂彈的, 亂中有序. 他還說笑講自己正想研究一種只有單音的場景音樂. 嗯, 多么簡練卻又含義極深的回答啊. 整場演出, 他都帶領著我們走向一幕幕電影場景里.

    《不如及時一小津》, 是巧合嗎? 今天是12月12日, 也是小津安二郎的生死忌. 陳寧的這一篇短文, 滿懷對小津的敬意, 于今天, 她怎能不讀? 我不是小津的影迷, 也沒有看過小津所拍的電影. 但從陳寧的講述中, 強烈感受到小津他所導向我們的那份平凡的寧靜, 生命的無常. 正如陳寧所寫:" 學習用小津的眼光, 平靜地看世界, 明白并接受生命的不圓滿." 這是最後一篇朗誦, 作為整場表演的結尾, 頗為震撼.

    回家後, 我迫不及待地拿今天所獲——my little airport的新唱片出來聽, 望著阿P在內頁上的簽名, 哭笑不得.




  • 這張是讓我們這些後生細仔去認識潘迪華姐姐的一張好唱片.
    所有香港最好的頂尖的獨立音樂份子紛紛演繹出他們心目中的潘迪華, 演繹出一眾香港情懷.
    當然, 私人覺得最亮點的要數陳奕迅了, 天生就是唱歌的神.
    在這個超強陣容之下, 整張唱片的連貫性還算順暢, 但總有一些空隙讓你覺得還不夠喉,
    是每位indie樂手個性太過十足?
    要說到珍藏唱片, 這張唱片還不算得上可以.



    潘迪華姐姐要開show了, 魅力四射.


    doubanclaim3759dc2595951b15
  • Jul 7, 2009

    Swing reborn - [弦外音]

     

    闊別7年, Swing終于重出江湖, Jerald Chan & Eric Kwok 加盟環球首張開張大碟《武當》於2009年8月21日發行. Swing在接受最新期《東Touch》訪問, Jerald透露: 新碟繼續延續big band和Swing兩位成員的創作元素. 還記得《大大公司》之盛興年代時歌曲講述公司“執粒”, 現新唱片首支派臺作品《我有貨》則講述公司重新開張, 對于一直留意Swing的樂迷來說, 極具意思.

    HMV試聽>> 我有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