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1, 2010

    Tokyo Tower - [说真的]


    <東京鉄塔-オカンとボクと、時々、オトン> (Tokyo Tower - Mom and I and Sometimes Dad), 我比較喜歡台灣的電影譯名:東京鐵塔 - 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總體來說也比<東京鐵塔 - 我的母親父親>譯得有故事性. 當年此影片一上影, 眼看poster上的小田切讓和身邊的老母親在東京街頭過馬路時, 感覺很怪. 加上譯名為<東京鐵塔 - 我的母親父親>, 我猶豫了. 若今日TVB轉播的不是廣東話配音電影的話, 我想都不會看得如此深入透徹, 不過, 加重了我要看日語原音版本電影的必要.

    今而看到<Tokyo Tower>普通的題材來得如此窩心. 母親永遠地以樂觀笑臉迎接命運、家庭、兒子的種種變幻. 對兒子的支持與愛, 終究守得云開見月明. 電影特有的倒敘, 現代與過去的穿插, 是"兒子"訴說心路歷程的有力表現, 從側面描述"老媽"的無私奉獻同時, 更引出"有時還有老爸"的散落家庭必要的最後溫情.

    電影感動位與印象深刻位很多. 其一是電影共出現了兩次"兒子"對命運的不解旁白:"兜兜轉轉, 轉來轉去." 一次在小時候在俱樂部尋找母親, 一次則在成長後母親入院的醫院通道. 面對化療痛苦不堪的母親, 兒子無法接受眼看死神前來敲門而他無能為力的驚惶. 小時候童年的徬徨與成年人面對生死無常的變化無疑成了共通, 讓其脆弱得不知所措. 此時鏡頭卻出現了童年的"自己"與成年的"自己"間的對話:"你長大了, 應該要以成熟的角度去面對和看待事情了." 小時候的"自己"說. 人越大便越來越不勇敢, 要衝破內心迷惘, 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救星; 其二, 在母親生前留給兒子的遺書上, 感謝生下一個乖兒子, 在她到東京的第一年, 兒子帶她遊玩東京的一天裡, 她感覺像是被兒子照顧了她一生, 此生無憾. 也祝福兒子與其(已分手)女友(松隆子飾)幸福. 信中溫情言語是最有力的催淚彈. 最後, 兒子手捧母親的靈牌登上了東京鐵塔, 完成了他之前所答應母親的與女友三人一同上去觀光的心願. 願望的實現, 儘管太遲, 但信念與他們一同面向光明的未來, 終究感動.

    近年來, 感性思維遊走在電影、音樂和小說間. 溫情的轟炸使我的感官上了一個step. 城市人的軟弱已經顯露無遺. 一如萬芳唱道:"我們不是永遠都那麼勇敢" 面對無常變幻, 我們終究要懂得珍惜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