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11, 2010

    SKIP SKIP BEN BEN - [現場感]

     

    "i can't close my eyes, before the sunset time." 是BEN BEN開唱的第一句.

    one man band一腳踢, 她拿捏得很好. 感覺整晚show都很loop, 她會肆無忌憚地在臺上嚷著要重唱, 因為她前奏錄錯了. 親和力十足. 有一只歌她沒有收錄在雀斑的專輯里, 因為被指太幼稚, 但她現場唱了, 歌詞大意感覺上并非她說般幼稚嚴重, 她毫無掩飾地告訴大家其實自己童心未泯, 在場每位又何嘗不是? 非要接受現實挑戰不可.

    最後encore了一首<朋友之歌>, 全場會唱的都跟著唱了. 樂迷們不夠喉, 再要BEN BEN encore, 不得了, BEN BEN很不好意思地說:"真的不行了, 我要尿尿啦." BEN BEN style. 她真是有夠可愛啦.

     

  •  

    黑房里, 聚光燈一直照射著投入讀詩的陳寧, 和在旁音樂伴奏的阿P. 那個場景其實很美, 氛圍很好. 整個過程似是電影幻想, 濃烈的電影感籠罩整個表演. 阿P果然系一个緬甸青年, 有点可愛, 有點羞. 他體內那股強烈的音樂能量, 并不是他簡練的言語所掩蓋到的.

    我喜歡陳寧的《李康生》, 基于蔡明亮, 我們都認定了李康生, 電影人的悲哀和嘆息, 他的明天, 會更美嗎?

    《異鄉梁朝偉》, 雖然, 我還沒有這個能與他碰面的幸運, 但他還是有給我在異地能碰見他的幻想. 晚餐後的途上, 我問S:" 在香港與他的那次幸遇, 于陳寧口中, 感覺是否真的很'異鄉梁朝偉' ?" 他沉默了一下, 居然說自己沒有聽清楚和很留意陳寧所述. 我滴了滴汗, 心想換轉是我, 當時一定會很不知所措, 我是指遇到他的人, 而非貼在轉角街口poster上他的臉. 然而又聽到陳寧的感概時, 我也會雀躍萬分的. 當然, 若是真的碰見, 我也沒有時間和很文藝地去慢慢留意他. 所以, S見到的, 應該是他幻想中的光影世界里的奇想罷了.

    很多現場觀眾都對《影迷》這一篇很深印象, 原因是阿P的伴奏很match. 然而阿P的回答卻讓我們很驚訝, 他說他是亂彈的, 亂中有序. 他還說笑講自己正想研究一種只有單音的場景音樂. 嗯, 多么簡練卻又含義極深的回答啊. 整場演出, 他都帶領著我們走向一幕幕電影場景里.

    《不如及時一小津》, 是巧合嗎? 今天是12月12日, 也是小津安二郎的生死忌. 陳寧的這一篇短文, 滿懷對小津的敬意, 于今天, 她怎能不讀? 我不是小津的影迷, 也沒有看過小津所拍的電影. 但從陳寧的講述中, 強烈感受到小津他所導向我們的那份平凡的寧靜, 生命的無常. 正如陳寧所寫:" 學習用小津的眼光, 平靜地看世界, 明白并接受生命的不圓滿." 這是最後一篇朗誦, 作為整場表演的結尾, 頗為震撼.

    回家後, 我迫不及待地拿今天所獲——my little airport的新唱片出來聽, 望著阿P在內頁上的簽名, 哭笑不得.

  • Dec 4, 2009

    inner child - [藝君子]

    她是kelly, 她是拾, 姓何.

    以下是我在其blog上看到的一篇足以讓我沉默良久而又覺匪夷所思的文章. 所以, 我決定把它轉過來, 也讓大家看一下. 我想, 你們看完之後, 也一定有一大堆問題問問自己, 甚至...也可以懷疑自己, 現...今夕是何年?

     

    inner child。

    今晚,我如常上班。看稿,看豆瓣,上msn。但是,在几个小时前,一个自称是18岁透过时光机来到未来世界(即现在,2009年)的人,和我展开了一场虚拟对话,而在那一闪而过的念头中,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是未来的我的替身,作为替身的我,现年20岁。

    因为对话未征得那个来到未来世界的人的同意,但我又好想将这个对话放上来,干脆,化名吧……

    w说:其实我是18岁的ww,在个山洞发现了时光机来到未来世界的。
    k说:阿,是咩是咩?咁你想回到18岁吗?
    w说:我只停留了一日,但我不能跟未来的我见面,如果见面就会时空扭曲,翻不到去的了。
    k说:咁你现在是18岁那个,还是未来那个呢?
    w说:未来的我还在外面,我是偷偷地进他家的。
    k说:你偷看未来的你,可以吗?
    w说:应该可以的,但千万不能发现喔,是了,你是未来的我的咩人来的。
    k说:我也不知道阿,我刚刚发现我原来才20岁,但为什么我一直都在上班呢,20岁不是应该读紧书吗,所以我怀疑我一直做了我未来的替身。是了,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样回去吗?
    w说:来之前有封信的,里面写的是藏文,好似话要上喜马拉雅山顶,里面也有个山洞,只要身上背着很重的石头,从洞里跳下去,然后到一定速度的时候,用脚把石头往上蹭,这样速度就会接近光速,就能回去的了。
    k说:我怎么记得好像之前听人讲过这个故事,可能我去过未来又回去过一次的,但不知点解,又变成现在这样了。
    w说:我见到未来的我了。
    k说:他点嘎?
    w说:他好靚仔啊。
    k说:有无高到呢?
    w说:高啊。
    k说:有无老到呢?
    w说:没阿,好靚仔啊。
    k说:是靓仔咗,还是一样咁靓仔先?他刚放工吗,他做咩嘎?
    w说:吾知阿,我不可以给他发现的。
    k说:是哦,发现了你就回不去了。但我点办呢?我一直做了个替身。
    w说:望下望下,他有好似有几分沧桑咯。
    k说:始终不是18岁嘛。你还好,可以看到未来的你,我连看下她都没机会,她都不知走了去边。我就一直做了她个替身……
    w说:我还以为你是细个我添,原来是替身来的。
    k说:我想我回不去了,我只能继续做她的替身了。
    w说:或者你试下跟我上喜马拉雅山个山洞啦。
    k说:她现在上紧班阿~~~
    w说:不一定今晚嘎,我可以逗留多几日,封信好似话 未来的一天等于过去的一小时。
    k说:咁好阿,她明天就可以下班了。
    w说:我见到未来的我好似感情好有问题阿。
    k说:阿,他点了,他有女朋友吗,还是男朋友?
    w说:他好似有好多女朋友啊。
    k说:一次过阿???
    w说:系咯,我憎死这个我阿。
    k说:咁衰的,做人不可以咁花心的。
    w说:系咯。 我都是翻去了,见到都眼怨。
    k说:你又话带我翻去的………………
    w说:甘等下咯,但我不想见到他住,我去家7天住几日先。
    k说:或者你可以感化他的。
    w说:我发现刚才有个好似我的人跟踪我。
    k说:你几岁?
    w说;做乜问这些问题,有病的。
    k说:你现在几岁?
    w说:没兴趣答你这个问题。我话刚才有人跟踪我。
    k说:是边个?你是边个?
    w说:不知阿,怪怪地的,刚才有几个女仔叫我帮他们影相,甘影咯,但影影下些女的脸上变晒苍白,话后面有个男的好似你。于是我回头看,就不见人了。
    k说:他们眼花姐。
    w说:但之后我问她们有没看到他去了边,她们都看不到,因为闪灯闪了一下。回来时候我在想,会不会她们集体撞到鬼呢。
    k说:我觉得你不是原来和我讲开话那个人囖,你是边个?
    w说:下?不是挂,刚才真的有人跟踪我。他跟你说了什么?
    k说:但我又不确定是不是不同了人,所以我问你你几岁?
    w说:我24
    k说:555
    w说:点解要问我几岁?
    k说:他走了他走了。
    w说:今日人人都发神经的。
    k说:你感情有问题。
    w说:我很正常,咩感情问题?
    k说;你一拖n阿。
    w说:没阿,我都没女。
    k说:他话你有好多女阿。
    w说;边个阿?AB啊?
    k说:ab?好熟悉的名字阿。
    w说:你好似精神有些问题,是不是失忆了?
    k说:我是替身。
    w说:痴线的,训教。
    k说:怪不得他都走了,你真是好黑人憎阿。
    w说:都不知你讲乜。
    k说:真是有人跟踪你。
    w说:下,边个?米玩啦,好惊鬼的,刚才些女脸上突然苍白晒。
    k说:应该是18岁的你。
    w说:有病。
    k说:我想问个问题呢,你点认识我嘎?
    w说:不记得啦。
    k说:我20岁时,是不认识你的喔。
    w说:是但啦。
    k说:但我刚认识了18岁的你呀。
    w说:有病看医生啦。
    k说:只是5年姐,你就变成咁了。
    w说:变成点?靚仔左。
    k说:讲野的语气都恶咗。

    END。

    这篇文,是现年20岁,一直作为未来的我的替身的我,写给未来的我看的。就来10年了……

     

    文章出處: 阳光巴士暂住处 多只香炉多只鬼——inner child

     

  • Oct 31, 2009

    life bread - [说真的]

    麵包生命 麵包生命 麵包不用捱來延命
    麵包生活 層次跳昇 人生峰迴而路轉
    應該多失去常性 努力覓餘興
    麵包生命 袋裝生命
    無味沒感性 不變但求固定

    ——SWING<麵包生命>

     

    一直以來, 都覺得嘉頓生命麵包這個名字起得很好, 活意活食. 繼而也給SWING唱出了一支作品.

    無錯, 我們何嘗不是每天經歷着麵包生命的人生?

     

  • Oct 11, 2009

    we were there - [霧看花]

     

     

     

    總是這些道路, 這些店鋪. 有我們走過的身影, 就有記憶.

    秋意的清爽干燥, 也不失空氣的濕漉顏色, 使人舒適, 一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