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9, 2010

    是日記事 - [说真的]

    已經被朋友說我現在不寫blog, 是的, 原因很簡單, 因為瘋狂玩微博.

    微博之所以能有巨大的吸引力是因其能夠滿足現在社態人類所需的"快、簡、精", 以及關注以及被關注的網路力量, 但絕對不能取代博客, 或者是說, 它們是兩款不同的特餐, 因食客口味而調罷了. 以前碰到舊朋友會例牌問道:"嘿, 近況如何?" 例牌回答:" fine! 留意我, 上我blog啦!" 現在則要改口:"關注我微博啦!" 微博真是for我們這些資訊收集型且不可隱藏自己的博友的.

    今晚突然被鹽小妹扯去中山紀念堂, 感受方大同的個唱show, 外圍! 我們有錢都不買飛原因只有一: 覺得不抵睇! 順便去感受一下D"黃牛黨"是怎樣做生意的. 果然大開眼界, 我們站了些時, 已經時而有黃牛過來漏生意: 兩張280蚊的山頂600蚊、380蚊價位450蚊要不要、前排680-880蚊賣1100蚊! 直至眼看黃牛黨們為爭牟利不惜互搶生意, 有無搞錯? 已經開show, 為何票價還持續高漲, 我們來, 是看你們有無漏網之魚的平價飛喔! 見此狀, 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 我會毫不猶豫地轉戰過去191頂癮的, 大show不看看細gig又如何? 結果, 到了半場9點半, 終于被鹽小妹的純爺同學用100蚊買到前排680價位的飛, 圓距觀同夢. 不過那時, 我和鹽小妹已經走了許久......

    今晚被關心我但卻不了解我的人罵道為何身體不惜還要去看show, 質疑是否真的有show就精神. 為何說大家不了解? 事實上, 對于真正喜歡現場的我們來說, 即管show是看不到, 但只因有show有現場, 喜歡的人無論如何都要撲過去感受一下的, 盡管在GZ這個死城里, 有show已經是很難得. "喜歡"這個如此抽象的名詞也不是簡單言語便可以解釋, 反正是每個人都會有的精神補給. 明白就是了. 所以, 北京永遠都是我們這幫精神青年向往的地方.

  • Dec 4, 2009

    inner child - [藝君子]

    她是kelly, 她是拾, 姓何.

    以下是我在其blog上看到的一篇足以讓我沉默良久而又覺匪夷所思的文章. 所以, 我決定把它轉過來, 也讓大家看一下. 我想, 你們看完之後, 也一定有一大堆問題問問自己, 甚至...也可以懷疑自己, 現...今夕是何年?

     

    inner child。

    今晚,我如常上班。看稿,看豆瓣,上msn。但是,在几个小时前,一个自称是18岁透过时光机来到未来世界(即现在,2009年)的人,和我展开了一场虚拟对话,而在那一闪而过的念头中,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是未来的我的替身,作为替身的我,现年20岁。

    因为对话未征得那个来到未来世界的人的同意,但我又好想将这个对话放上来,干脆,化名吧……

    w说:其实我是18岁的ww,在个山洞发现了时光机来到未来世界的。
    k说:阿,是咩是咩?咁你想回到18岁吗?
    w说:我只停留了一日,但我不能跟未来的我见面,如果见面就会时空扭曲,翻不到去的了。
    k说:咁你现在是18岁那个,还是未来那个呢?
    w说:未来的我还在外面,我是偷偷地进他家的。
    k说:你偷看未来的你,可以吗?
    w说:应该可以的,但千万不能发现喔,是了,你是未来的我的咩人来的。
    k说:我也不知道阿,我刚刚发现我原来才20岁,但为什么我一直都在上班呢,20岁不是应该读紧书吗,所以我怀疑我一直做了我未来的替身。是了,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样回去吗?
    w说:来之前有封信的,里面写的是藏文,好似话要上喜马拉雅山顶,里面也有个山洞,只要身上背着很重的石头,从洞里跳下去,然后到一定速度的时候,用脚把石头往上蹭,这样速度就会接近光速,就能回去的了。
    k说:我怎么记得好像之前听人讲过这个故事,可能我去过未来又回去过一次的,但不知点解,又变成现在这样了。
    w说:我见到未来的我了。
    k说:他点嘎?
    w说:他好靚仔啊。
    k说:有无高到呢?
    w说:高啊。
    k说:有无老到呢?
    w说:没阿,好靚仔啊。
    k说:是靓仔咗,还是一样咁靓仔先?他刚放工吗,他做咩嘎?
    w说:吾知阿,我不可以给他发现的。
    k说:是哦,发现了你就回不去了。但我点办呢?我一直做了个替身。
    w说:望下望下,他有好似有几分沧桑咯。
    k说:始终不是18岁嘛。你还好,可以看到未来的你,我连看下她都没机会,她都不知走了去边。我就一直做了她个替身……
    w说:我还以为你是细个我添,原来是替身来的。
    k说:我想我回不去了,我只能继续做她的替身了。
    w说:或者你试下跟我上喜马拉雅山个山洞啦。
    k说:她现在上紧班阿~~~
    w说:不一定今晚嘎,我可以逗留多几日,封信好似话 未来的一天等于过去的一小时。
    k说:咁好阿,她明天就可以下班了。
    w说:我见到未来的我好似感情好有问题阿。
    k说:阿,他点了,他有女朋友吗,还是男朋友?
    w说:他好似有好多女朋友啊。
    k说:一次过阿???
    w说:系咯,我憎死这个我阿。
    k说:咁衰的,做人不可以咁花心的。
    w说:系咯。 我都是翻去了,见到都眼怨。
    k说:你又话带我翻去的………………
    w说:甘等下咯,但我不想见到他住,我去家7天住几日先。
    k说:或者你可以感化他的。
    w说:我发现刚才有个好似我的人跟踪我。
    k说:你几岁?
    w说;做乜问这些问题,有病的。
    k说:你现在几岁?
    w说:没兴趣答你这个问题。我话刚才有人跟踪我。
    k说:是边个?你是边个?
    w说:不知阿,怪怪地的,刚才有几个女仔叫我帮他们影相,甘影咯,但影影下些女的脸上变晒苍白,话后面有个男的好似你。于是我回头看,就不见人了。
    k说:他们眼花姐。
    w说:但之后我问她们有没看到他去了边,她们都看不到,因为闪灯闪了一下。回来时候我在想,会不会她们集体撞到鬼呢。
    k说:我觉得你不是原来和我讲开话那个人囖,你是边个?
    w说:下?不是挂,刚才真的有人跟踪我。他跟你说了什么?
    k说:但我又不确定是不是不同了人,所以我问你你几岁?
    w说:我24
    k说:555
    w说:点解要问我几岁?
    k说:他走了他走了。
    w说:今日人人都发神经的。
    k说:你感情有问题。
    w说:我很正常,咩感情问题?
    k说;你一拖n阿。
    w说:没阿,我都没女。
    k说:他话你有好多女阿。
    w说;边个阿?AB啊?
    k说:ab?好熟悉的名字阿。
    w说:你好似精神有些问题,是不是失忆了?
    k说:我是替身。
    w说:痴线的,训教。
    k说:怪不得他都走了,你真是好黑人憎阿。
    w说:都不知你讲乜。
    k说:真是有人跟踪你。
    w说:下,边个?米玩啦,好惊鬼的,刚才些女脸上突然苍白晒。
    k说:应该是18岁的你。
    w说:有病。
    k说:我想问个问题呢,你点认识我嘎?
    w说:不记得啦。
    k说:我20岁时,是不认识你的喔。
    w说:是但啦。
    k说:但我刚认识了18岁的你呀。
    w说:有病看医生啦。
    k说:只是5年姐,你就变成咁了。
    w说:变成点?靚仔左。
    k说:讲野的语气都恶咗。

    END。

    这篇文,是现年20岁,一直作为未来的我的替身的我,写给未来的我看的。就来10年了……

     

    文章出處: 阳光巴士暂住处 多只香炉多只鬼——inner child

     

  • Oct 31, 2009

    life bread - [说真的]

    麵包生命 麵包生命 麵包不用捱來延命
    麵包生活 層次跳昇 人生峰迴而路轉
    應該多失去常性 努力覓餘興
    麵包生命 袋裝生命
    無味沒感性 不變但求固定

    ——SWING<麵包生命>

     

    一直以來, 都覺得嘉頓生命麵包這個名字起得很好, 活意活食. 繼而也給SWING唱出了一支作品.

    無錯, 我們何嘗不是每天經歷着麵包生命的人生?

     

  • Oct 11, 2009

    we were there - [霧看花]

     

     

     

    總是這些道路, 這些店鋪. 有我們走過的身影, 就有記憶.

    秋意的清爽干燥, 也不失空氣的濕漉顏色, 使人舒適, 一如你.

     

     

  • Oct 6, 2009

    great Mon life - [我恨你]

     

    我: 哇! 好爽啊!

    蔡生: 你食緊果個蘋果?

    我: 我講緊個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