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11, 2010

    so happies - [蛀書蟲]

     

    小克

    不知點解, 對住小克就很禁不住地和他說:"小克, 我都好中意貓噶!"

    隨后自答:"可惜我家人不比我養, 距地話貓抓沙發, 甘米要同距剪指甲咯?"

    小克答:"甘都要剪噶..."

    我:"呃...哦."

    我:"甘安安佳佳呢, 點解距地甘中意睇星座書噶?"

    小克愕然:"下? 我都唔知喔! 哦, 距想到噶." 距一邊講一遍指住阿德.

     

    阿德

    亦不知點解, 我緊張, 對住阿德不知講乜.

    我:"阿德, 當年買你地本書好辛苦啊, 跑到香港先買到, 廣州無得賣."

    德:"系啊? 多謝支持啊, 多謝曬."

    我:"死啦無位簽, 我幫你挑頁簽啊."

    德:"哦好啊, 啊! 簽哩度啦, 我記得哩只系我畫!"

    我:"呃...哦."

     

    ps: 小克寫錯左我個"哉", 取而代之是"栽", 驚喜了一陣, 不勝感激.

          阿德其實我覺得你個樣好似尖叔!

          我很緊張啊, 問的問題都很白癡啊!

     

  •  

    這些就是今天的收獲. 這都是我對其唯一的堅持不懈. 總的來說, 應該算是斬獲, 與其說是"斬獲", 不如說是"收獲".

    自從看完9280黎堅惠小姐做了一個搜狐訪問後, 聽到黎小姐一席話, 茅塞頓開. 引用黎小姐訪問一段:

    "對於讀者來說, 有啟發的永遠都是一個有生活的人, 用英文來解釋會更明顯, 一個是Live(生活), 一個是living(生存), make a living 就是謀生, live a life就是過生活. 兩件事情看上去是很接近, 但實際上是兩回事, make a living就是要未雨綢繆、計劃存多少錢維生之類, 全部是為了生計. '生計'當然非常重要, 我從來也沒那麼清高地站在一個高地上, 認為'生計'這些東西是不需要考慮的, 但實際上從另外一個層次上看又真的是不用想太多的, 衹要你真的做到自己真心喜歡的事情, 自然就會感動別人, 自然也會有人想看多一些, 見多一些, 買多一些, 這樣'生計'問題又會自己解決. "

    現階段, 我們每天只管好自己make a living的任務, 得過且過, 或者見步行步, 這樣的確是很受罪. 陳升在國際歌上唱著"人在江湖飄, 哪有不挨刀." 同樣是有過經歷後唱出來的一字一詞, 但我寧愿去做黎小姐口中的那個有啟發的人, 因為, 除了要生活(make a living), 我的確是個需要有生活(live a life)的人.

    我之所以說自己今天有"收獲", 只因為我的生活脫離不了精神感染. 音樂日日聽, 書要日日讀. 除了音樂, 對書的情結, 以致自己愛書、也愛做書, 這樣的我, 每天如是經歷以及遵循著. 然而, 書、雜志, 都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尤其是書, 更是進化我催化我飽足我的精神食糧. 每一日我不看書我會不習慣, 每看完一本書沒有下一本我會覺得不自在. 一如人要每天吃飯, 吃完這一餐必定想下一餐要吃什么. 雜志是快餐, 而且是定期要吸收的速食文化; 書是正餐, 需要慢咽細嚼地吸收的熟食.

    我認真地去做每一本書, 爭取每一個來之不易的機會, 書可以出版, 或會遇到欣賞的有緣人, 這就是最開心不過, 只因為我真心喜歡做這件事情. 人, 是要不斷進化和改善自己, 同時, 也需要不斷啟發和不斷開竅. 要在這個宇宙既定法則里活得平衡, 才是我們需要不斷進取和改進而取得的成果.

     

  • 純粹的懷念.MJ(Michael Jackson)放映會


    主辦: OBEYOWEN & JOY
    類型: 放映會 / 樂迷聚會
    時間: 2009.7.5 / 星期日 / 2:00pm
    地點: 私人住宅

    *此活動不對外公開

    ps: 此為OJ首個活動策劃. 屆時收到邀請的到場MJ樂迷好友們可自帶MJ的唱片以及DVD參與活動, 隨活動附紀念卡一枚.

    OJ敬上.

    R.I.P Michael Jackson.

     

    --------------------------------------------------------------------------------------------------------------

     

     

    關于OJ

    我們是OBEYOWEN & JOY!

    一個獨立的自由設計組織.
    以設計、活動策劃和展示去記錄我們所見之人魂.

    Please call us OJ!

     

    member
    O: OBEYOWEN, 是一個人類, 未死.
    J: JOY, 和O有關系的人.

     

     

  • Jun 12, 2009

    Too Much Noise - [蛀書蟲]

    http://t.douban.com/lpic/s3770866.jpg

     

    梁文道近作《噪音太多》, 我用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看完. 感覺上沒有《常識》來得震撼. 眾所周知, 道長最妙論橫深的時評是最炙手可熱的, 其筆下之客觀又不失尖銳的評述好讓讀者們產生聲聲共鳴(現在是否應說為"指下"而非"筆下"?). 《噪音太多》在此便顯得弱勢, 因為, 它只是道長的所有私家偏好之結論從書. 追捧梁文道的人, 可能就是因他之名來購買他的文字. 然而, 道長的書便出完一本再一本. 這非壞事, 沒有讀者的支持, 道長還是依然會灌上"公共知識分子"名義的.

    梁文道的藝評之於我, 沒有太大"促進"作用. 而且, 還很明顯地暴露了他是"上了年紀"的人. 當我考慮還不如細味林奕華罷之時, 《噪音太多》還是給了我幾分植入心底直叫好的精辟. 例如他在《那個時代早已結束》一文中談及黃霑, 道長稱之為"南來文人", 他不僅為香港普及文化奠下基礎, 開辟了一個時代. 黃霑最大貢獻不止在音樂創作上, 而是在於他的"黃"式文學. 文中也引出已故填詞人林振強之言形容:"不扮高深, 只求傳真." 黃霑是"寧為真小人, 不做假道學"的"鬼才". 此句何等精準絕妙! 所以, 在他離去之時, 也順勢把這個時代也帶走了, 一個已故創作人留下的, 也就是現在世之人拍馬也趕不上的風塵.

    從分類的音樂到電影, 梁文道分享其最愛之余, 也不忘將讀者由現實拖到精神層面, 繼而, 帕拉圖的形而上學也給他扯上了. 在《暗戀到偷窺》中便得到辯解. 文中道長介紹大師奇斯洛夫斯基的電影作品《情誡》, 用來詮釋暗戀最為貼切、最為不過. 片中男青年無論是從暗戀到偷窺, 無一不是因為"愛"而守護自己的天真, 再一次證明"偷窺無罪, 暗戀有理." 邊細讀一字一句間, 耳邊不停奏着Eluvium的《Prelude For Time Feelers》, 從而覺得腦中閃過的每一幅片段都是恰如其分, 浪漫無比. 巧妙, 果然是電影人最愛的配樂, 來得正是時候.

    全書最為覺得有共鳴之 處, 便是書末部分談及娛樂講述雜志的一文——《另類香港的消失》. 首句便引來我注意:"每一年甚至每一天, 都有雜志停刊." 說到點子上, 可見紙面媒體今天還得以生存可謂辛酸重重. 就如書前段部分提及到的唱片工業, 同樣處于黃昏時期, 我們這一批最後的忠貞者又可以守到何等時月? 典型的例子如香港, 除了娛樂, 就沒有音樂. 所以, 文中所言主角——《音樂殖民地》(MCB) 便力撐十年後, 最終還是逃不過停刊命運. 回想當年, 互聯網尚未及如今普及, 要得到更多音樂資訊談何容易, 要買到一本像MCB或是其他音樂雜志是何等艱難, MCB在廣州的發行量相當少, 對于我們一眾樂迷來說, 看到一本得一本. 盡管MCB相當有其"風格"所在, 即是雜志內容以及文筆相當"蹺蹊", 要完全理解其所云, 尚要費神好半天, 因為, MCB實為自己人和自己人在玩, 搞小圈子政治. 盡管推介的音樂有如滔滔江水, 但全為地下或是獨立, 實驗性高得不能. 寫音樂的人便知道, 要用文字去表達音樂推介音樂, 是如此地抽象, 聽覺無限但文筆有限, 只有局內人方明白其所表達. 以致現時為止, 主編袁智聰死心不惜, 把MCB在網絡上繼續風行. 帶領我們長大的這樣的啟蒙師能不佩服之? 這就是香港的奇跡.

    讀罷此書, 我們還是沉着多一點, 調侃少一點. 始終, 閱讀是充斥滿我們另外一個世界, 如書名所道:"噪音太多."

    我們, 不妨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