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前于西排籌備中的私電影周計劃, 我為自己推薦的《囧男孩》寫下一句理由:" 你到過異次元嗎? 或許, 我們已經在了."

    我們往往迷失在時空隧道, 該還是不該, 晃于來又去之間, 我們到底身在何方? 實在覺得累的時候便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但我們尚不能被現實摧殘我們的心. 或許我們可以灌錄一張唱片, 畫一副畫, 以證明自己在那時那刻的確存在過.

    此時此刻, 燈光昏暗的房間, 讓Tracey Thorn的聲音將我融化, Ben Watt也太溫柔. 這份心情、這份溫暖, 也只能讓everything but the girl施予我, 我愿意縮卷在家里, 讓片刻時間靜止. 每一個音符旋律, 狠狠地抓緊了我昔日的記憶, 我愿意忘記今昔是何年. 憶起手抱新買唱片, 會興奮不已, 如今唱片數量早已不敵數位mp3, 而每天接收到的sound message是海量的, 但自己始終不能為擁有很多EBTG的mp3而驕傲, 為之而高興的, 是僅有的那幾張他們的唱片. 而幾乎寧靜的每個寂夜, 只能依附你們, 是固執、是自私、是局限?

     

  •  

    女人都是愛浪漫的, 尤其愛浪漫的幻象. 一位有型有款有內涵且帶點幽默感的男人最有魅力, 懂得唱歌的男人更甚. 他西裝骨骨, 溫柔地彎下腰, 伸出右手微微抬頭, 向女人說道:"may I?"的時候, 女人頃刻仿佛收納了一輩子的矜持, 向他回了一個微笑. 女人深知, 不能被他身後溫和卻富有彈性的鋼琴聲所迷惑. 旋轉中, 女人腦里便一片空白, 眼中只有他; 緩慢中, 男人低下頭, 輕輕在她耳邊細哼. 他的聲音很舒服, 沉得剛剛好, 圓音滑調間, 女人干脆把眼睛也閉上, 隨著他而旋轉. 她耳邊不斷回蕩他略帶磁性的哼唱, 德國腔調濃濃. 你究竟是誰? 女人突然疑惑地把眼睛睜開. 忽被一道光耀眼, 空蕩的房間, 她一個人. 她拾起地上的唱片, 唱片封套的介質繼續與燈光產生折射, 幽藍朦朧的海面, Max Raabe漆黑的背影.

     

    ------------------------------------------------------------------------------------------

     

    Max Raabe - [übers Meer] (Max Raabe Solo)

    Artist: Max Raabe
    Title Of Album: Ubers Meer
    Year Of Release: 2010
    Label: Universal Music Classics & Jazz
    Genre: Cabaret


    Tracklist:

    01. Weisst du was du kannst
    02. Erst sagen sie ja
    03. Was weisst denn du
    04. Ninon
    05. Lebe wohl, gute Reise
    06. Ohne Worte lass uns scheiden
    07. Ein Lied geht um die Welt
    08. Ich bin ja nur eine Laune von dir
    09. Sag ich blau, sagt sie gruen
    10. Ich schau in deine Augen
    11. Sag nicht du zu mir
    12. Vier Worte moechte ich dir sagen
    13. Irgendwo auf der Welt
    14. Wenn der Wind weht Uebers Meer
    15. Ganz dahinten wo der Leuchtturm steht

     

    website: www.palastorchester.de

     

       

     

     

  • 我們或許會覺得自己必須根除這些苦于樂、得與失、寵與辱、毀與榮等等的感覺. 但是, 更實際的方法應該去了解這些東西, 看看這些東西如何吸引我們, 如何熏染我們對實相的觀點, 而這些東西又是如何虛幻.
    然后, 把這八種世間法就會變成慈心、長智慧的工具, 而使我們活得更善良, 更知足.

    ——八種世間法《當生命陷落時》


    在看《當生命陷落時》期間, 不斷在反思與測量, 何為之我們應有的修煉? 若成功, 便成仁. 此說太夸張, 因為暫且做不到. 得知佛法中的"八世風"後, 有如重擊. 被這四組世間的對立物擊中, 我們才得以輪回, 不斷地在這個空間循環, 彼此相遇, 逐一擊破. 在遭遇2008迷失的一年後, 整個2009, 竟然成為了我趨樂避苦的寫照, 原以為可以補償經已流失的認知, 實質在清醒後自覺愚昧得不能. 看回ip的訪問以自己的總結, 暗笑自己的執意與在乎, 我終于相信我的2009是盲目的. 而且, 蒙蔽在迷糊中, 重復犯錯. 在不斷地重塑期間, 被引發和變化.

    我不得不承認今天的爭吵, 是我們都懷著自己主觀現實去揣釋變化, 這個主觀現實也不斷地在驅動著彼此情緒上的反應, 以致執著於自己的經驗, 所以, 我們在當中迷失、淪陷痛苦之中. 這并不是件壞事, 最起碼, 我們都認識了自己的反應. 當初為求自保, 爭占上風, 幻象隨然而生.

    我們也不斷爭論過苦于樂、得與失. 但我們從來都沒有真正了解其中, 無知的痛苦便隨即而來. 無休止的情緒是難敵自己的認知的, 我們真正需要當事清醒的念頭, 情緒惡化的念頭快得如雷電般速度的擴大, 使我恐懼, 而陷入恐懼也是正需要我們去勇敢面對和攻陷.



    所有的魔障都顯示出放下即是徹底覺醒之道, 時時刻刻隨著吐出的氣息而死亡.
    一旦覺醒, 我們就可以全然活著而不趨樂避苦; 即使生命陷落時都不需重塑自己.

    ——不侵犯與四魔障《當生命陷落時》


    我迷失, 我陷入打擊, 這是人常. 事在我們事後作出的反應, 而這個反應, 是慣性的. 但我們清楚地看到它了嗎? 我們經常性地被四魔纏繞, 不斷受到攻擊, 我們都無法忍受那份創傷後的痛苦, 索然不斷尋找快樂來掩蓋傷疤, 我們不安於真相在眼前的狀態, 但我們必須明白痛苦的根源, 讓心胸成為明鏡, 來看看自己最歇斯底里的脆弱. 當然, 這個情況很尷尬, 可是, 我們都必須面對, 覺醒才是真正的活著. 佩瑪·丘卓寫道:"活著, 就是要一次一次地死去." 我們到底是害怕死亡, 還是害怕活著?

     

    書名:當生命陷落時
    作者: 佩瑪·丘卓(美)
    譯者: 胡因夢
    出版社: 中國藏學出版社
    裝幀: 平裝
    出版年: 2007-4-1

     

  •  

    黑房里, 聚光燈一直照射著投入讀詩的陳寧, 和在旁音樂伴奏的阿P. 那個場景其實很美, 氛圍很好. 整個過程似是電影幻想, 濃烈的電影感籠罩整個表演. 阿P果然系一个緬甸青年, 有点可愛, 有點羞. 他體內那股強烈的音樂能量, 并不是他簡練的言語所掩蓋到的.

    我喜歡陳寧的《李康生》, 基于蔡明亮, 我們都認定了李康生, 電影人的悲哀和嘆息, 他的明天, 會更美嗎?

    《異鄉梁朝偉》, 雖然, 我還沒有這個能與他碰面的幸運, 但他還是有給我在異地能碰見他的幻想. 晚餐後的途上, 我問S:" 在香港與他的那次幸遇, 于陳寧口中, 感覺是否真的很'異鄉梁朝偉' ?" 他沉默了一下, 居然說自己沒有聽清楚和很留意陳寧所述. 我滴了滴汗, 心想換轉是我, 當時一定會很不知所措, 我是指遇到他的人, 而非貼在轉角街口poster上他的臉. 然而又聽到陳寧的感概時, 我也會雀躍萬分的. 當然, 若是真的碰見, 我也沒有時間和很文藝地去慢慢留意他. 所以, S見到的, 應該是他幻想中的光影世界里的奇想罷了.

    很多現場觀眾都對《影迷》這一篇很深印象, 原因是阿P的伴奏很match. 然而阿P的回答卻讓我們很驚訝, 他說他是亂彈的, 亂中有序. 他還說笑講自己正想研究一種只有單音的場景音樂. 嗯, 多么簡練卻又含義極深的回答啊. 整場演出, 他都帶領著我們走向一幕幕電影場景里.

    《不如及時一小津》, 是巧合嗎? 今天是12月12日, 也是小津安二郎的生死忌. 陳寧的這一篇短文, 滿懷對小津的敬意, 于今天, 她怎能不讀? 我不是小津的影迷, 也沒有看過小津所拍的電影. 但從陳寧的講述中, 強烈感受到小津他所導向我們的那份平凡的寧靜, 生命的無常. 正如陳寧所寫:" 學習用小津的眼光, 平靜地看世界, 明白并接受生命的不圓滿." 這是最後一篇朗誦, 作為整場表演的結尾, 頗為震撼.

    回家後, 我迫不及待地拿今天所獲——my little airport的新唱片出來聽, 望著阿P在內頁上的簽名, 哭笑不得.

  • Dec 4, 2009

    inner child - [藝君子]

    她是kelly, 她是拾, 姓何.

    以下是我在其blog上看到的一篇足以讓我沉默良久而又覺匪夷所思的文章. 所以, 我決定把它轉過來, 也讓大家看一下. 我想, 你們看完之後, 也一定有一大堆問題問問自己, 甚至...也可以懷疑自己, 現...今夕是何年?

     

    inner child。

    今晚,我如常上班。看稿,看豆瓣,上msn。但是,在几个小时前,一个自称是18岁透过时光机来到未来世界(即现在,2009年)的人,和我展开了一场虚拟对话,而在那一闪而过的念头中,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是未来的我的替身,作为替身的我,现年20岁。

    因为对话未征得那个来到未来世界的人的同意,但我又好想将这个对话放上来,干脆,化名吧……

    w说:其实我是18岁的ww,在个山洞发现了时光机来到未来世界的。
    k说:阿,是咩是咩?咁你想回到18岁吗?
    w说:我只停留了一日,但我不能跟未来的我见面,如果见面就会时空扭曲,翻不到去的了。
    k说:咁你现在是18岁那个,还是未来那个呢?
    w说:未来的我还在外面,我是偷偷地进他家的。
    k说:你偷看未来的你,可以吗?
    w说:应该可以的,但千万不能发现喔,是了,你是未来的我的咩人来的。
    k说:我也不知道阿,我刚刚发现我原来才20岁,但为什么我一直都在上班呢,20岁不是应该读紧书吗,所以我怀疑我一直做了我未来的替身。是了,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样回去吗?
    w说:来之前有封信的,里面写的是藏文,好似话要上喜马拉雅山顶,里面也有个山洞,只要身上背着很重的石头,从洞里跳下去,然后到一定速度的时候,用脚把石头往上蹭,这样速度就会接近光速,就能回去的了。
    k说:我怎么记得好像之前听人讲过这个故事,可能我去过未来又回去过一次的,但不知点解,又变成现在这样了。
    w说:我见到未来的我了。
    k说:他点嘎?
    w说:他好靚仔啊。
    k说:有无高到呢?
    w说:高啊。
    k说:有无老到呢?
    w说:没阿,好靚仔啊。
    k说:是靓仔咗,还是一样咁靓仔先?他刚放工吗,他做咩嘎?
    w说:吾知阿,我不可以给他发现的。
    k说:是哦,发现了你就回不去了。但我点办呢?我一直做了个替身。
    w说:望下望下,他有好似有几分沧桑咯。
    k说:始终不是18岁嘛。你还好,可以看到未来的你,我连看下她都没机会,她都不知走了去边。我就一直做了她个替身……
    w说:我还以为你是细个我添,原来是替身来的。
    k说:我想我回不去了,我只能继续做她的替身了。
    w说:或者你试下跟我上喜马拉雅山个山洞啦。
    k说:她现在上紧班阿~~~
    w说:不一定今晚嘎,我可以逗留多几日,封信好似话 未来的一天等于过去的一小时。
    k说:咁好阿,她明天就可以下班了。
    w说:我见到未来的我好似感情好有问题阿。
    k说:阿,他点了,他有女朋友吗,还是男朋友?
    w说:他好似有好多女朋友啊。
    k说:一次过阿???
    w说:系咯,我憎死这个我阿。
    k说:咁衰的,做人不可以咁花心的。
    w说:系咯。 我都是翻去了,见到都眼怨。
    k说:你又话带我翻去的………………
    w说:甘等下咯,但我不想见到他住,我去家7天住几日先。
    k说:或者你可以感化他的。
    w说:我发现刚才有个好似我的人跟踪我。
    k说:你几岁?
    w说;做乜问这些问题,有病的。
    k说:你现在几岁?
    w说:没兴趣答你这个问题。我话刚才有人跟踪我。
    k说:是边个?你是边个?
    w说:不知阿,怪怪地的,刚才有几个女仔叫我帮他们影相,甘影咯,但影影下些女的脸上变晒苍白,话后面有个男的好似你。于是我回头看,就不见人了。
    k说:他们眼花姐。
    w说:但之后我问她们有没看到他去了边,她们都看不到,因为闪灯闪了一下。回来时候我在想,会不会她们集体撞到鬼呢。
    k说:我觉得你不是原来和我讲开话那个人囖,你是边个?
    w说:下?不是挂,刚才真的有人跟踪我。他跟你说了什么?
    k说:但我又不确定是不是不同了人,所以我问你你几岁?
    w说:我24
    k说:555
    w说:点解要问我几岁?
    k说:他走了他走了。
    w说:今日人人都发神经的。
    k说:你感情有问题。
    w说:我很正常,咩感情问题?
    k说;你一拖n阿。
    w说:没阿,我都没女。
    k说:他话你有好多女阿。
    w说;边个阿?AB啊?
    k说:ab?好熟悉的名字阿。
    w说:你好似精神有些问题,是不是失忆了?
    k说:我是替身。
    w说:痴线的,训教。
    k说:怪不得他都走了,你真是好黑人憎阿。
    w说:都不知你讲乜。
    k说:真是有人跟踪你。
    w说:下,边个?米玩啦,好惊鬼的,刚才些女脸上突然苍白晒。
    k说:应该是18岁的你。
    w说:有病。
    k说:我想问个问题呢,你点认识我嘎?
    w说:不记得啦。
    k说:我20岁时,是不认识你的喔。
    w说:是但啦。
    k说:但我刚认识了18岁的你呀。
    w说:有病看医生啦。
    k说:只是5年姐,你就变成咁了。
    w说:变成点?靚仔左。
    k说:讲野的语气都恶咗。

    END。

    这篇文,是现年20岁,一直作为未来的我的替身的我,写给未来的我看的。就来10年了……

     

    文章出處: 阳光巴士暂住处 多只香炉多只鬼——inner chi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