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11, 2010

    SKIP SKIP BEN BEN - [現場感]

     

    "i can't close my eyes, before the sunset time." 是BEN BEN開唱的第一句.

    one man band一腳踢, 她拿捏得很好. 感覺整晚show都很loop, 她會肆無忌憚地在臺上嚷著要重唱, 因為她前奏錄錯了. 親和力十足. 有一只歌她沒有收錄在雀斑的專輯里, 因為被指太幼稚, 但她現場唱了, 歌詞大意感覺上并非她說般幼稚嚴重, 她毫無掩飾地告訴大家其實自己童心未泯, 在場每位又何嘗不是? 非要接受現實挑戰不可.

    最後encore了一首<朋友之歌>, 全場會唱的都跟著唱了. 樂迷們不夠喉, 再要BEN BEN encore, 不得了, BEN BEN很不好意思地說:"真的不行了, 我要尿尿啦." BEN BEN style. 她真是有夠可愛啦.

     

  •  

    黑房里, 聚光燈一直照射著投入讀詩的陳寧, 和在旁音樂伴奏的阿P. 那個場景其實很美, 氛圍很好. 整個過程似是電影幻想, 濃烈的電影感籠罩整個表演. 阿P果然系一个緬甸青年, 有点可愛, 有點羞. 他體內那股強烈的音樂能量, 并不是他簡練的言語所掩蓋到的.

    我喜歡陳寧的《李康生》, 基于蔡明亮, 我們都認定了李康生, 電影人的悲哀和嘆息, 他的明天, 會更美嗎?

    《異鄉梁朝偉》, 雖然, 我還沒有這個能與他碰面的幸運, 但他還是有給我在異地能碰見他的幻想. 晚餐後的途上, 我問S:" 在香港與他的那次幸遇, 于陳寧口中, 感覺是否真的很'異鄉梁朝偉' ?" 他沉默了一下, 居然說自己沒有聽清楚和很留意陳寧所述. 我滴了滴汗, 心想換轉是我, 當時一定會很不知所措, 我是指遇到他的人, 而非貼在轉角街口poster上他的臉. 然而又聽到陳寧的感概時, 我也會雀躍萬分的. 當然, 若是真的碰見, 我也沒有時間和很文藝地去慢慢留意他. 所以, S見到的, 應該是他幻想中的光影世界里的奇想罷了.

    很多現場觀眾都對《影迷》這一篇很深印象, 原因是阿P的伴奏很match. 然而阿P的回答卻讓我們很驚訝, 他說他是亂彈的, 亂中有序. 他還說笑講自己正想研究一種只有單音的場景音樂. 嗯, 多么簡練卻又含義極深的回答啊. 整場演出, 他都帶領著我們走向一幕幕電影場景里.

    《不如及時一小津》, 是巧合嗎? 今天是12月12日, 也是小津安二郎的生死忌. 陳寧的這一篇短文, 滿懷對小津的敬意, 于今天, 她怎能不讀? 我不是小津的影迷, 也沒有看過小津所拍的電影. 但從陳寧的講述中, 強烈感受到小津他所導向我們的那份平凡的寧靜, 生命的無常. 正如陳寧所寫:" 學習用小津的眼光, 平靜地看世界, 明白并接受生命的不圓滿." 這是最後一篇朗誦, 作為整場表演的結尾, 頗為震撼.

    回家後, 我迫不及待地拿今天所獲——my little airport的新唱片出來聽, 望著阿P在內頁上的簽名, 哭笑不得.

  • Nov 9, 2009

    yes, Bobby! - [現場感]

    是的, 昇哥在廣州的那天晚上, 前往"荒島"參與的我們都熱情高漲. 其實, 看演出有時候不必考究是何等地方何等環境, 盡管vip380元的票價和非vip的280元是沒有區別, 只是位置前一點而已. 以非vip的票價看演出首次有沙發坐的我也異常覺得奇怪, 但無論前后, 總會被昇哥歌聲的氛圍熏陶, 跟他一起醉是值得的, 非常值得. 這個醉, 當然不只是躺在舒適的沙發上, 我不要這般狀態. 所以, 到了后半場, 躁動的我還是走上去側臺旁, 此時, 我與昇哥的距離不到3米. 昇哥的場, 是要站起來, 跟他一起扭的. 當然不缺新寶島康樂團, 昇哥與他們仿佛帶全場去了一次墾丁, 沒有陽光沒有比基尼妹妹, 確有啤酒, 可手上只有檸檬茶的我, 也干脆舉手高喊, 與昇哥一起干杯去! 干了!

    昇哥也大概是醉意上頭, 也可能是"荒島"的環境原因, 由臺上瘋到了臺下. 這晚, 我明顯感覺到昇哥眼神有一點惆悵, 這晚的他仿佛不太盡興, 若有所思. 大概是累了? 也大概是廣州這個城市給不了他一點很強烈的鄉愁感覺? 當他答應我們每一年都要來的時候, 我們的確很開心. 也希望他在青島的那一場可以唱得更加忘情.

    最後, 昇哥encore了"綠樹與知了", 全場人都感動得擠了上臺前, 與昇哥一起唱歌, 只剩下兩種顏色了, 黑色的, 藍色的. 在我面前有一對情侶, 依偎着, 跟着吉他聲和lala歌聲, 安靜地搖晃.

    就這樣, 與昇哥一起度過了4個小時. 可以的話, 我想永遠都不要天亮.

     

    陳昇 "PS. 是的, 我在廣州" 演唱會

    photo from cafe luwak

     

  • Aug 31, 2009

    feel cheer at time - [現場感]

    10:05pm

    嘟...
    電話屏幕顯示鹽小妹來電.

    "喂."..."喂."
    "勉強說出你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
     都是你離開的原因
     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

    電話另一頭, 廣闊的空氣中, cheer在哼最後一句歌詞.
    一陣喧嘩過後.
    鹽小妹還是不作聲, 我也沈默, 當時的我, 已經和她們意會神交.
    怎麼也沒想到, 夜裏收到小妹的來電, 讓窩在家裏的我也感受cheer的遼闊.
    我高興得已經說不出話來. cheer已經開始唱《距離》, 我還在想什麼? 自己也不知道, 只聽到cheer哼唱著:
    "而我在猜 你會怎麼做
     當你失落 意志力薄弱
     除非是我 在你的耳邊訴說
     彌補一個人的虛空"

    感動的淚水, 已經不由自落.

    小步舞曲\after 17\小聰明, 直至最後九份的咖啡店. 綺貞高興地唱著, 另一方現場的朋友們靜靜地回憶著, 大家似乎忘記了這晚是《太陽》演唱會. 不斷的encore, cheer也不時道出感動的話語, 她答應大家, 有機會也要再來, 一定.

    11:00pm

    "喂! 散場啦, 持續encore了一個小時, 綺貞說會場不得不要拔掉他們的電源."
    鹽小妹終於說話, 用她那把喊得沙啞的聲音. 姐妹倆也開始滔滔地交流看綺貞演唱會狀況.
    另一邊的你們, 另一邊的我. 很替你們高興, 我自己如是, 全因有你——陳綺貞.



    ps, 傾聽encore期間, 途中信號問題短線兩次, 沒電自動關機一次, 絲毫不打擾彼此情緒.
    鹽小妹抵錫! 家姐沒有白疼你哦!

  • Aug 6, 2009

    wonderful room - [現場感]

    photo from 9280 blog

     

    這晚現場是一個wonderful room, 在場每人都會衷心感謝萬芳帶給我們的神奇力量夜, 我想, 但不確定. 最起碼, 坐在我後排的幾位嬉皮笑臉的師奶, 是個被沖擊的反面.

    關於左撇子的小眾開始、同性女孩的相愛、男生女生彼此對於愛情的理解、童心未泯的遊走到全球暖化災害關注, 萬芳整晚都在給予我們成長的能量交匯. 在這個滿載人心的萬芳私人房間, 她用力唱出每一首掏心的歌, 娓娓道來每一句散文詩般的話語, 以及她自己的故事, 執著與不確定因素無形震撼我心. 眼見臺上距離如此近如此親和如此純粹的萬芳, 不禁感覺到此時此刻的靈魂感應.

    坦白, 我沒有聽她十幾年的歌, 我只聽她的《新不了情》, 一首便夠. 這晚是我對萬芳唯一的期待. 當大竹研的吉他前奏響起時, 全場和萬芳一起靜止了幾秒, 我知道, 我等到了. 萬芳一邊唱一邊走向觀眾席的中心, 全場的人也隨即一起跟著唱, 包括我自己. 這是情不自禁的聲音, 全場人. 每個人都唱出了自己內心的那份痛, 一剎那間, 人聲的融匯, 是多麼心力交瘁的震撼! 歌後她說當年她哭著在錄音室裏錄完這首歌, 然後《新不了情》便成為了大家的歌. 此曲讓大家一直自憐自憫, 和自救, 一直唱了這麼久.

    大竹研的吉他、謝傑廷的手風琴和萬芳的歌聲於這晚是最完美的碰撞. 當萬芳唱起《星期三下午》之時, 他們身後猶如出現一大片海洋與心腔的遼闊, 就是這樣, 大家都跟隨萬芳的激昂歌聲, 闊了出去.

    由萬芳的房間唱游劇場開始, 她之所以來到廣州演出, 真的很不容易, 感謝萬芳! 也感謝城市畫報的荒島音樂會. 他們都讓我們用心看到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