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4, 2010

    my personal website - [藝君子]

     

    www.joooy.org

     

    一年前, 我將域名買下, 一年後, 終於把其發布, 進度拖得太久, 真是滋味. anyway, 真的很多謝producer茶仔提供技術支持! 作品不時更新, 大家留心, 盡情RSS距, 擁抱距啦!!

  • Jul 11, 2010

    Tokyo Tower - [说真的]


    <東京鉄塔-オカンとボクと、時々、オトン> (Tokyo Tower - Mom and I and Sometimes Dad), 我比較喜歡台灣的電影譯名:東京鐵塔 - 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總體來說也比<東京鐵塔 - 我的母親父親>譯得有故事性. 當年此影片一上影, 眼看poster上的小田切讓和身邊的老母親在東京街頭過馬路時, 感覺很怪. 加上譯名為<東京鐵塔 - 我的母親父親>, 我猶豫了. 若今日TVB轉播的不是廣東話配音電影的話, 我想都不會看得如此深入透徹, 不過, 加重了我要看日語原音版本電影的必要.

    今而看到<Tokyo Tower>普通的題材來得如此窩心. 母親永遠地以樂觀笑臉迎接命運、家庭、兒子的種種變幻. 對兒子的支持與愛, 終究守得云開見月明. 電影特有的倒敘, 現代與過去的穿插, 是"兒子"訴說心路歷程的有力表現, 從側面描述"老媽"的無私奉獻同時, 更引出"有時還有老爸"的散落家庭必要的最後溫情.

    電影感動位與印象深刻位很多. 其一是電影共出現了兩次"兒子"對命運的不解旁白:"兜兜轉轉, 轉來轉去." 一次在小時候在俱樂部尋找母親, 一次則在成長後母親入院的醫院通道. 面對化療痛苦不堪的母親, 兒子無法接受眼看死神前來敲門而他無能為力的驚惶. 小時候童年的徬徨與成年人面對生死無常的變化無疑成了共通, 讓其脆弱得不知所措. 此時鏡頭卻出現了童年的"自己"與成年的"自己"間的對話:"你長大了, 應該要以成熟的角度去面對和看待事情了." 小時候的"自己"說. 人越大便越來越不勇敢, 要衝破內心迷惘, 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救星; 其二, 在母親生前留給兒子的遺書上, 感謝生下一個乖兒子, 在她到東京的第一年, 兒子帶她遊玩東京的一天裡, 她感覺像是被兒子照顧了她一生, 此生無憾. 也祝福兒子與其(已分手)女友(松隆子飾)幸福. 信中溫情言語是最有力的催淚彈. 最後, 兒子手捧母親的靈牌登上了東京鐵塔, 完成了他之前所答應母親的與女友三人一同上去觀光的心願. 願望的實現, 儘管太遲, 但信念與他們一同面向光明的未來, 終究感動.

    近年來, 感性思維遊走在電影、音樂和小說間. 溫情的轟炸使我的感官上了一個step. 城市人的軟弱已經顯露無遺. 一如萬芳唱道:"我們不是永遠都那麼勇敢" 面對無常變幻, 我們終究要懂得珍惜眼前人.

     

  • May 9, 2010

    是日記事 - [说真的]

    已經被朋友說我現在不寫blog, 是的, 原因很簡單, 因為瘋狂玩微博.

    微博之所以能有巨大的吸引力是因其能夠滿足現在社態人類所需的"快、簡、精", 以及關注以及被關注的網路力量, 但絕對不能取代博客, 或者是說, 它們是兩款不同的特餐, 因食客口味而調罷了. 以前碰到舊朋友會例牌問道:"嘿, 近況如何?" 例牌回答:" fine! 留意我, 上我blog啦!" 現在則要改口:"關注我微博啦!" 微博真是for我們這些資訊收集型且不可隱藏自己的博友的.

    今晚突然被鹽小妹扯去中山紀念堂, 感受方大同的個唱show, 外圍! 我們有錢都不買飛原因只有一: 覺得不抵睇! 順便去感受一下D"黃牛黨"是怎樣做生意的. 果然大開眼界, 我們站了些時, 已經時而有黃牛過來漏生意: 兩張280蚊的山頂600蚊、380蚊價位450蚊要不要、前排680-880蚊賣1100蚊! 直至眼看黃牛黨們為爭牟利不惜互搶生意, 有無搞錯? 已經開show, 為何票價還持續高漲, 我們來, 是看你們有無漏網之魚的平價飛喔! 見此狀, 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 我會毫不猶豫地轉戰過去191頂癮的, 大show不看看細gig又如何? 結果, 到了半場9點半, 終于被鹽小妹的純爺同學用100蚊買到前排680價位的飛, 圓距觀同夢. 不過那時, 我和鹽小妹已經走了許久......

    今晚被關心我但卻不了解我的人罵道為何身體不惜還要去看show, 質疑是否真的有show就精神. 為何說大家不了解? 事實上, 對于真正喜歡現場的我們來說, 即管show是看不到, 但只因有show有現場, 喜歡的人無論如何都要撲過去感受一下的, 盡管在GZ這個死城里, 有show已經是很難得. "喜歡"這個如此抽象的名詞也不是簡單言語便可以解釋, 反正是每個人都會有的精神補給. 明白就是了. 所以, 北京永遠都是我們這幫精神青年向往的地方.

  • Apr 11, 2010

    SKIP SKIP BEN BEN - [現場感]

     

    "i can't close my eyes, before the sunset time." 是BEN BEN開唱的第一句.

    one man band一腳踢, 她拿捏得很好. 感覺整晚show都很loop, 她會肆無忌憚地在臺上嚷著要重唱, 因為她前奏錄錯了. 親和力十足. 有一只歌她沒有收錄在雀斑的專輯里, 因為被指太幼稚, 但她現場唱了, 歌詞大意感覺上并非她說般幼稚嚴重, 她毫無掩飾地告訴大家其實自己童心未泯, 在場每位又何嘗不是? 非要接受現實挑戰不可.

    最後encore了一首<朋友之歌>, 全場會唱的都跟著唱了. 樂迷們不夠喉, 再要BEN BEN encore, 不得了, BEN BEN很不好意思地說:"真的不行了, 我要尿尿啦." BEN BEN style. 她真是有夠可愛啦.

     

  • Apr 11, 2010

    so happies - [蛀書蟲]

     

    小克

    不知點解, 對住小克就很禁不住地和他說:"小克, 我都好中意貓噶!"

    隨后自答:"可惜我家人不比我養, 距地話貓抓沙發, 甘米要同距剪指甲咯?"

    小克答:"甘都要剪噶..."

    我:"呃...哦."

    我:"甘安安佳佳呢, 點解距地甘中意睇星座書噶?"

    小克愕然:"下? 我都唔知喔! 哦, 距想到噶." 距一邊講一遍指住阿德.

     

    阿德

    亦不知點解, 我緊張, 對住阿德不知講乜.

    我:"阿德, 當年買你地本書好辛苦啊, 跑到香港先買到, 廣州無得賣."

    德:"系啊? 多謝支持啊, 多謝曬."

    我:"死啦無位簽, 我幫你挑頁簽啊."

    德:"哦好啊, 啊! 簽哩度啦, 我記得哩只系我畫!"

    我:"呃...哦."

     

    ps: 小克寫錯左我個"哉", 取而代之是"栽", 驚喜了一陣, 不勝感激.

          阿德其實我覺得你個樣好似尖叔!

          我很緊張啊, 問的問題都很白癡啊!